早于星辰

用直播的三十个石头两个号都抽到了弓呆和玛丽,这石头简直自带欧神光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晚月色真美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等到伏见发觉的时候,他和八田已经完成了相识-同居-决裂-和好的过程。
这些事情在发生的时候,总是刻骨铭心。尤其是两人决裂的时候,那时候,他总感觉那一刻无比漫长,甚至会觉得他的永远,也许就交代在那个小巷子里了。
事情刚过去那一阵子,他每天都会刻意的想着那件事,自虐一般的怕那件事会像别的并不重要的小事一样若无其事的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所以他把那件事当时一把刀子,每天默默的化身成抖M拿那把刀子在心脏上划,并且时刻观察着,看着快要痊愈了,再划上几刀,始终让那颗心脏保持着鲜血淋漓的样子,执着的像个精神病人。
而现在,重度的精神病人也不得不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宣告痊愈。
而跟八田的点点滴滴,也愈来愈模糊、遥远,那件事就算在心脏上划上无数刀,心脏上也再不会有任何痕迹。
而他也只能近乎无奈的在青草的清香里,看着他和八田的那一桩桩一件件事在时间长河里越流越远,只给他留下越来越模糊的记忆。
等等,哪来的青草味?
伏见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呆看着头顶的漫天星空。微风拂过脸颊发丝,他在此起彼伏的蝉声中搜寻着记忆。
哦对,他今天休假,本来在宿舍待着看书,结果被知道他今天休假的八田叫了出来。两人在有情调的小酒馆里喝了一顿酒,顺便追忆了一下过去——啊!怪不得他会突然梦到之前的事情,原来是这顿酒惹得祸。
然后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哦对,两人感觉自己醉了之后,八田提议来河边走走醒醒酒,结果两人就在草地上睡着了。
记忆就在这里终止,伏见侧过头,在他边上不远的地方睡着的八田映入眼帘。不用左顾右盼寻找,他知道,八田肯定就在那里,果然没错。
不过在草地上睡觉,会着凉的。哪怕伏见还想享受会儿现在的安宁惬意,但还是起身叫醒了八田。
八田茫然地睁开眼睛眨了眨,打了个哈欠:“猿比古,怎么了?”
“起来回去再睡。”伏见用依旧懒散的声音说:“在这儿睡会着凉的。”
“哦。”八田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站起来:“那回去吧!”
八田走到依然坐着的伏见身前,微微弯腰,手伸出来在他面前张开要拉他起来——
圆月在八田背后安静的散发着冷光,把伏见的身影整个笼罩在了八田的影子里。
伏见看着逆着月光站在他身前的八田,心脏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悸动。他突然很庆幸,就算那些记忆已经记不清,但让他想要留住那些记忆的心情和产生这一切的那个人,还死皮赖脸的留在他心里——真好。
八田纳闷的在伏见眼前晃着手指:“猴子,发什么呆,走了。”
“misaki”伏见伸手握住八田的手,微微一笑:“今晚月色真美。”

【伏八】朋友/情人④

那家伙一会儿就过来了吧!
八田定定的看着手腕上的表,距离说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叹了口气,无力躺倒在床上,手臂搭在眼睛上边,安静的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伏见就要搬过来住了……
‘叮咚~’
八田刷的从床上弹起来,边诧异的看手腕上的终端边小跑去开门:“那家伙这么早就来啦?昨天不是说好一点吗?”
八田把门打开后,伏见穿着便装拉着一个青色的行李箱站在门外:“呦~美咲,中午好啊!”
“中午好。”互相打完招呼,八田不解的问:“不是说一点才能到么?现在才十二点。”
伏见笑了一下:“啊!因为想早点看见美咲就起了个大早收拾行李。”
说完伏见就开始后悔,在心里暗暗咋舌,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配合他慢慢来的,怎么就是管不住嘴啊真是!
果不其然,八田脸一黑,抢过他的行李箱往里拽,不自然地高声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多废话啊,快点进来!”
伏见看着他把行李拖到次卧,遗憾的叹了口气!
果然啊……
这个房子是伏见刚搬到青组的时候八田另找的,和原来的没什么差别,只是多出了一个次卧而已。
伏见再次遗憾的叹了口气。
伏见的行李并不多,俩人整理也就花了二十多分钟,全部整理完,刚好十二点半。
八田看着整理完毕的次卧满意点头,然后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差不多该吃中午饭了。”
他看向伏见,眼睛闪闪发光:“出去吃吧猿比古,庆祝你搬进来。”说完还豪放的拍了拍胸脯:“我请客!”
然而伏见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要,刚搬完家好累,不想出去。”
说完,他就呈大字型躺在了床上,一副累到不行的样子。
八田睁大双眼,一脚狠狠的踢在伏见小腿上:“要死啊死猴子,你才多少行李就累了,少装蒜快点起来!”
“好疼……”伏见垂在床边的腿一抽,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他抱着腿呲牙咧嘴的哀嚎:“好狠心啊misaki,你这是在谋杀亲夫。”
八田身子一晃,脸上飞窜上一抹诡异的红晕,说话开始不由自主的结巴:“又……又说什么啊死猴子,快……快起来出去吃饭。”
“不要!”伏见头一扭:“外面的饭难吃,要misaki做炒饭才起来。”
“你是不是想死啊死猴子!”八田倒抽了一口冷气,咬牙切齿。
奈何伏见执拗的像个没吃到糖的小孩,赖在床上就是不起来,一副非要吃炒饭不给我就在这里赖到地老天荒的样子。
最后八田被他闹的没办法,只能愤愤的去厨房给他做炒饭。
在厨房,八田边切菠萝边告诉自己,这是因为这死猴子第一天来才顺着他的,下次绝对不这样!绝不!!!
怎么办,为什么总有一种以后会被吃定了的感觉?!

求婚

小短篇
伏见半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人,他背挺得笔直,衬衫背后印出的些许湿意能看出他有多紧张。
偏偏他面前的人,就是那么不解风情,只是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伏见很郑重的举着手里的钻戒,认真的说:“misaki,我爱你,嫁给我吧!”
八田吓了一跳,一挑眉:“突然间干什么啊死猴子,求婚也是要讲究浪漫的,在打酱油的路上求婚一点都不浪漫。”
八田站在大马路上,手里拎着酱油瓶子,如此说道。
伏见面色阴郁:“这么说,你是不肯接受我的求婚了?”
“嘛~等你学着浪漫一点再说吧!”八田耸肩。
伏见依然半跪着,脸色变幻莫测,好像在挣扎着什么,良久,一狠心:“只要你答应我,我以后绝不挑食,顿顿吃菜,毫无怨言。”
八田大惊,看着他一脸决绝,当时就抢过戒指戴上了,生怕慢一点他反悔。

【伏八】朋友/情人③

本来还想这几天和美咲找个地方约会来着,照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啧!
伏见正漫无目的的想着,专属于某人的终端铃声响了起来。
目光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伏见接起电话放到耳边:“呦,美咲。”
“呦什么呦啊死猴子!”八田的语气依然如此差劲。
伏见一直在想,八田这奇葩的表达方式,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也是个奇迹啊!
没等伏见回答,八田吵吵嚷嚷的继续说道:“猴子你把那个破宿舍退了过来和我住吧!”他停顿了一下:“我警告你臭猴子这是我最后一次说这话了,你再不同意以后就再也别想踏进我这儿一步。”
伏见诧异的忘了回答,看八田这段时间的表现他一直以为对方是希望他们之间慢慢发展,却没想到八田张口就要同居,这是不是太快了?!
久久没得到回答,八田的语气更加恶劣,活像吃了十几桶炸药,誓要把正在通话的两人都炸个粉身碎骨。
“怎么不说话,喂!死猴子你……”
“不,我求之不得。”伏见终于反应过来,低笑道:“就怕你吃不消。”
“你说什么?”八田没听清后面的话。
“没事,我明天就搬过去。”
伏见挂了电话,嘴角扯开一抹诡异的幅度。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呦美咲,到时候不管你怎么哭喊,我都绝对不会停的!

【伏八】朋友/情人②

距离告白事件不知道多少天后,伏见想,八田大概是永远都不会理他了。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继续对着电脑工作。
本来是这样以为,却在下班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八田,伏见诧异的看着他:“美咲?你怎么会在这里!?”
八田听到声音转过头,眼里带着些许决绝的意味,但却半天没有说话。
伏见从八田身上嗅到了些许不一样的气味,他也有些紧张了起来,走到八田面前,试探的问道:“美咲?你有什么……”
八田没让他把话说完,用飞快的语速说道:“你上次说你喜欢我是认真的吗?”
伏见被他问的一愣,没想到八田居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他到底在想什么?
虽然心里带着疑惑这也不妨碍伏见的动作,他在愣了一下之后就立刻点头,有点冷又有些懒散的说:“我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八田好似早就猜到了他的回答会是这样,叹了口气肩膀垮了下来,眼里的决绝慢慢消失,然后又幻化成了一种浓到让人看不出来的情绪。
“果然……”八田低声喃喃。
伏见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好心情更加恶劣,这家伙……来嘲笑他的吗?
他更加不耐烦:“啧,美咲,你要是没什么……”
“我们交往吧!”
“……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伏见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八田。
说实话他打死都没有想到八田居然会对他求交往,他想到了八田或许会找上门来和他打一架,却没想到对方的确来了这里,确不是来打架,而是……
嗯?是不是他刚才听错了,八田其实说的是“猴子我们来打一架让我把你打成正常人!”而不是那句他梦寐以求的“我们交往吧!”
看伏见在他说完那句话后半天没反应,八田“切!”了一声,焦躁的把手伸到脖子后面狠狠挠了两下:“我说死猴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快回答!本大爷接下来还要去打工,别浪费我的时间啊!”
伏见这才回过神,看八田的态度怎么都跟那句应该是令人害羞的话搭不上关系,越发觉得自己幻听了:“我刚刚走神了,你刚才……说了什么?”
“居然在这种时候走神。”八田嘟囔着,周身的气场更加焦躁,他深吸了一口气,明亮有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伏见有些暗沉的瞳孔:“我只说最后一遍了你一定要听好了死猴子,别想让本大爷再重复一遍,我说……我们交往吧!!”
这一次八田说的很大声,很清晰的传到了伏见耳里,他这次再怎么不敢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八田真的在对他求交往。
一时间,很多种不同的情绪参杂着涌了上来,堵的他双眼发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八田脸颊上飘起两朵红云,表情确臭的要命,他垂下眼皮盯着地面,声音里带着些许忐忑:“那……你的回答呢?”
“啊……”伏见张了张嘴,从干涩的喉咙里发出了这么一声,接着,像是硬挤出来似的,声音抖动着说道:“还用问吗?我怎么可能会拒绝。”
仿佛松了口气,八田再次抬起头看着他,在视线接触到他眼睛的瞬间,又飞快的扭开了头:“那就早点说啊,死猴子!”
伏见咽了咽口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觉得需要证实一下,于是更加贴近八田,小心的叫道:“呐,美咲?”
“什……什么事?”八田应着,视线往伏见这边匆匆瞟了一眼。
伏见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可以亲你吗?”
“唉?啊啊啊啊!”八田一愣,脸瞬间爆红,一把推开离他很近的伏见,转身踩滑板蹬腿一气呵成,随着远去的背影,只留下了一句怪腔怪调的:“我要去打工了,才没空陪你做些乱七八糟的事。”
伏见闷笑着蹲下身子,双眼看着八田只剩下一个小点的身影,低低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缕缕的甜蜜:“居然说是乱七八糟的事,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点作为恋人的自觉啊!”

【伏八】朋友/情人①


时间线第二季完结后

“搬过来一起住吧猿比古,像以前一样。”
面对八田的提议,伏见沉默了一会儿,微微垂下头露出一个有些哀伤落寞的笑容:“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
“唉?”八田诧异的看着他,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收到这样的答案。
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伏见抬起头回望着他,声音有些颤抖,带着和平常截然不同的激动,反倒是有些像两人对立时的状态:“我变了,misaki,其实我早在还没有离开吠舞罗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猴子了。你所认为的朋友,早就不在了!”
八田被这番话说的有些懵,下意识问道:“什么意思?”
伏见并没有回答,只是苦笑了一下,扭头就想走人。
又是这样……
八田握紧拳头,整个人气的发抖。他急忙跑了两步拽住伏见的衣服,带着怒火吼道:“都说了你不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是说好要用笨蛋也能听懂的话对我说你的想法吗?说啊?!”最后两个字,八田吼得格外大声,带着扑面而来的怒气。
伏见浑身一振,黑框眼镜后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像是已经彻底忘了这回事。
八田看他这样子更加恼火,还想再说点什么,这时听到了对方快速而压低的声音。
“我喜欢你。”
“……什么?”八田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或者是对方说的太快导致他听错了!
伏见的眼睛里闪烁着明灭的光芒,本着要做就做彻底的精神,他身子前倾,凑到八田耳边一字一句的说:“我从很早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我爱你,misak。”
耳边传来温柔到不像话的话语,带着痒痒的感觉,八田脸轰一下红了,瞬间退后几步,还差点跌倒在地上:“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八田脑子里乱成一团。同性的友人居然会说爱上了自己!开什么玩笑,大家都是男人!难道……他的目光向伏见的胸前移去——
伏见闭着眼睛都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冷的说:“我没有开玩笑,也是个实打实的男人。”
八田的脸依然通红,他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脯,声音都变调了:“那……那你就是抽风了,说什么喜欢我,我虽然叫misaki但也不是女人啊猴子你给我看清楚!”
“我清楚的很。”
“那、那……”八田低着头沉默了很久,又抬起头:“我们……”
伏见打断他,扭过头抬步就走:“misaki,别说什么没当我说过这话,以后还能做朋友这种话。我们两个,不是情侣就是陌路,我接受不了朋友这种不彻底的关系。”
想说的话被堵死,八田有些难堪的垂下头。
哒、哒……
耳里传进了伏见抬脚走远的声音,八田张了张嘴,却无力挽留。他两手插进头发里,头上的针织帽滑了下来落到地上也没空去管,只是失神的看着地面,两手死死地掐着头皮,眉头紧锁:“这都……什么事啊?!”